11, 8月, 2020
李彦宏因搜索引擎获院士提名 网友调侃:“莆田系工程院院士”?

李彦宏因搜索引擎获院士提名 网友调侃:“莆田系工程院院士”?

假期前一日,4月30日,中国工程院公布了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在长达531人的名单中,候选人之一的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和巨大争议。

网络上反对声音不断。有自媒体撰文《旗帜鲜明地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其力申之重要依据是《中国工程院章程》第二章第五条明确要求“品行端正”方可被提名并当选为院士,而该文认为李彦宏领导的百度曾经历“魏则西事件”、通过竞价排名售卖虚假医疗广告等道德败坏行为,周琦当选周最佳不符合“品行端正”的要求。该文末发起投票“你支持李彦宏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吗?”结果显示,16.2万余网友参与投票,不支持者超过90%。

在舆论场上反对声浪高涨之时,另一个消息又进一步加剧了反对方的声音。中国科协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解释称,李彦宏是由中国电子学会推荐到中国科协学会,推荐的理由是因为李彦宏对于搜索引擎所作出的贡献。中国科协再按照相关程序,向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部门提交。

这一简短回应再次激起千层浪。在候选人名单初公布时,外界曾认为,李彦宏被提名主要是因为他在人工智能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以及他这些年来坚持不懈在国内外进行人工智能布道所形成的影响力。2018年,《哈佛商业评论》发布“全球最受关注的十大AI领军人物”,李彦宏名列第三,成为唯一上榜的中国面孔,被称为“中国AI行业的启蒙者与设计师”。

但据中国科协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李彦宏提名“并非人工智能,而是搜索引擎”,这正砸中舆论诟病的焦点——百度搜索引擎业务。

当然,也有不少人对李彦宏深表同情并调侃说,还未当上院士,先成了“怨士”。

最初的反对意见主要在两方面:一是质疑李彦宏作为商人企业家,是否有科学贡献配享院士荣誉;二是质疑百度涉嫌滥用技术存在道德品行劣迹。

根据2018年12月4日中国工程院主席团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院士的标准和条件第一条即是,在工程科学技术方面做出重大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

虽然李彦宏不是以技术专业入选候选院士,但他确实符合“科学家”这一首要条件。李彦宏首先是一名优秀的编程工程师,他曾在搜索引擎领域创建超精准搜索(ESP)技术和图像搜索引擎技术。而他所持有的“超链分析”技术专利,是现代搜索引擎领域的重要基础发明之一,这项技术专利,在一定程度上奠定了整个现代搜索引擎发展趋势和方向。

即便有业内观点认为,百度的搜索引擎作为浩大的技术工程,其是由百度成千上万的程序员共同摸索出的。但无论如何不可否认,搜素引擎的军功章上,李彦宏功劳很大。

在“魏则西事件”中,百度竞价排名所带来的医疗行业恶劣广告滥用,已不仅是被质疑其商业道德的底线,更是直接诱发对生命安全的威胁。

目前,作为“裁判”和“保人”的中国工程院与中国科协,也还未对此轮舆论风波作正面回应,而科协方面的一个简短的说法又引起外界颇多揣测。

从以往的院士评选看,涉及科学精神及道德标准的争议也并不鲜见。2011年时即有烟草院士之争议。彼时,在学术界已经对香烟降焦不能减害形成共识的背景下,谢剑平仍凭借卷烟“减害降焦”法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据媒体当年的报道,近百位院士、专家达成共识:谢剑平作为烟草业的研究人员,其所谓“降焦减害”研究成果为烟草业利益服务,刻意隐瞒低焦卷烟对公众的健康危害,其所言所行,违背了科学伦理和科学道德,强烈呼吁中国工程院尽快撤销谢剑平院士资格;敦请科技部再审查谢剑平既往所获的3个国家科技进步奖,是否存在方向、伦理、学术造假问题。

而这一次,针对李彦宏评选院士的争议,会否将产生新一位“烟草院士”或网友所调侃的“研究怎么做广告赚钱”的“莆田系工程院院士”?

实际上,这次和李彦宏共同入选候选院士的企业界科技人才并不少,在531位候选院士中,来自企业的候选人有114位,同比2017年的90位,增加了24位。除了李彦宏以外、百度高级副总裁王海峰、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等知名民营企业科技专家也在候选名单之上。

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科技专家扎堆入选,李彦宏当选院士这并非偶然,而是“有意为之”。此次院士增选,是“我国首次明确鼓励从民企中推选两院院士”。

例如,2007年,华大基因联合创人杨焕明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9年,民营企业科学家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就有三位:中星微集团董事长邓中翰,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程京,和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

2018年底,中国工程院院长李晓红公开表示,将积极吸纳长期奋斗在民企科研一线、符合条件、德才兼备的英才进入院士队伍。李晓红强调:只要符合遴选条件,工程院对民企科技人员永远不设“卷帘门”“玻璃门”“天花板”。

今年1月,院士候选人推荐(提名)工作启动之初,中国科协在通知中明确提出“有关全国学会在推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中,要特别关注在企业特别是基层和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省级科协要特别关注、发现和推选出在基层和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

这意味着,过去的“偶尔为之”有望成为将来的常态。今后,工程院院士增选将打破传统中高等院校、国家科研院所和国企三分天下的局面,国家最高级别学术荣誉将对民营企业始终敞开大门,未来,院士增选名单中民营企业科技人员会逐年增多。

科学不分身份,民营企业的技术专家被鼓励且公平竞逐其应享有的荣誉,其积极意义已无需赘言,既是对民企科技人才的尊重,体现“学术面前人人平等”,也有助于优化院士结构、完善学科格局、有利于引导科研人员向企业流动、加快科学技术成果转化。

但对于原本就多有争议的院士制度来说,这一次,李彦宏所入选的“工程管理学部”就是历来最大的舆论雷区,许多国企高管凭借“领导之功”当选院士导致工程管理学部甚至一度被笑作“国企高管俱乐部”,饱受学术界诟病。

民企科技人员参选院士也面临类似的质疑,参选的究竟是以管理、经营见长的“科技老板”,还是真正带领团队从事科技研发创新的“科技专家”?过去,外界曾担忧官员入“士”是否会将权力场带入学术圈,如今的担忧则在于作为金主的民企CEO、CTO入“士”,是否会带资下场参加竞逐?

作为至高无上的终身荣誉,院士增选流程不可谓不严格,其制度也在不断改革完善。

根据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细则》,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可通过两种途径提名:1中国工程院院士直接提名候选人;2中国工程院委托有关学术团体,按规定程序推荐并经过遴选,提名候选人。

而在2015年以前,院士增选提名是通过“单位推荐”和“归口部门推荐”两条通道。后者显然更易形成单位、归口部门以权力染指学术的学术门阀现象。

根据候选人提名程序,中国工程院委托中国科协负责组织学术团体的提名工作。先由中国科协所属的有关全国学会负责推荐本学科(专业)领域的候选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科协负责推荐所属行政区域的候选人,再由中国科协组织对以上两种方式推荐的候选人进行提名。

而饱受争议的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于1999年创始,其诞生本身就说明了院士制度的一种创新和进步。学术界认为,国内意识到并接受,管理是一门复杂而富于挑战性“科学”,经历了一个较长的过程。相应地,科学家的内涵将有可能被重新界定。

国际上,如比尔盖茨,尤其是乔布斯——甚至不会编程,均曾当选为美国工程院院士。但在国内,如果同样不懂计算机的马云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公众仍存在接受上的困难。

科研界行业内人士普遍表示,目前国内的院士制度,显然与国际上的院士制度,“不在一个生态,没有可比性”。尽管近些年来,有关部门一再强调“院士要去行政化、利益化,回归学术性和荣誉性”,并高调推进院士制度改革,但实际进展仍显尴尬。少数院士在自己的学术圈地内一言成人、一言废人的学阀做派并未改变;包括院士“退休”制度在内的制度改革几近停滞;而全社会从民到官、从学到商的院士迷信色彩也未见减淡。

巨大利益与诱惑之下,之类的丑闻也时有发生。最典型案例当属“只差一票成院士”的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案。根据报道,铁道部将其推举为院士候选人,三十多位学者为其捉刀代笔铸“专著”,6次受贿的2300万元更成为其的公关资本。

2018年9月,中国工程院举行“守正扬清”系列宣读活动首场报告会,李晓红院长疾呼告诫,院士队伍建设与增选环境面临一些必须正视的问题。例如:助选拉票现象禁而不绝,个别院士自律不严,部分院士大局意识和担当精神不足。“这些问题不重视、不纠正,久而久之就会‘自毁长城’,必将给国家科技事业长远发展留下隐患,带来负面影响。”

为此,中国工程院专门发布了《关于严肃院士增选纪律的“八不准”》,包括“院士不准收受候选人及其单位赠送的礼品、礼金”“谢绝候选人及其委托人的拜访”等,并出台了诸如“通报批评、取消提名权、取消投票权”等处罚措施。

然而,虽有重典治乱,但公众仍然存有疑问:面对院士增选办法中明文提出的品行要求,两部门在确定候选人过程中会做哪些把关工作?有无实质性审查?

5月6日,当事人李彦宏现身福建福州,出席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并未谈及此次候选院士争议事件。

或许,李彦宏会遗憾没有更早地遇上院士制度改革的好时代——早在2004年,比李彦宏更晚取得搜索引擎技术专利的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与谢尔盖布林即已入选美国工程学院院士。

而如今,已经不再言必称搜索,而all in AI 的李彦宏,或才将姗姗来迟收获自己20年前科研成绩的“安慰奖”。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科技日报”(ID:kjrbwx),首发于2019年5月2日,原标题为《我们该不该旗帜鲜明地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这几天,中国工程院对外公布2019年院士增选候选人,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位列其中。

尽管,最终有望从531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的,可算凤毛麟角。但是,针对李彦宏的候选,还是有网友喊出了“旗帜鲜明地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的口号,原因与屡受外界诟病的百度竞价排名有关。不过,截止目前,百度方面尚未公开回应。

中国工程院院士是国家设立的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称号,现有院士857人。院士增选每两年进行一次,每次增选总名额及各学部的名额分配,由主席团研究决定。

公开资料显示,1968年出生的李彦宏,以“新兴交叉领域工程技术创新管理”专业,位列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2019年院士增选有效候选人第17位。

科技日报记者注意到,候选名单上,除李彦宏之外,还有包括阿里巴巴王坚、比亚迪王传福等在内一批企业界科技大咖。

在此之前,企业界不乏声名赫赫的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星微集团创建人兼董事长邓中翰开发出中国第一个打入国际市场的星光中国芯,成功应用于计算机、手机及监控等领域,实现了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集成电路芯片在全球市场的领先地位。

近年来,民营企业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发挥了更大作用,此次院士增选,来自企业的候选人有114位,同比2017年的90位,增加了24位。

中国工程院曾在关于提名2019年院士候选人的通知中指出,我国民营经济快速发展,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工程科技人才,要特别关注对在民营企业技术创新中做出重大成就和贡献的工程科技专家的推荐与提名。

不过,候选名单远不是最终的结果,李彦宏能否当选院士,还是一个未知数,要走一套严格的选拔程序。

作为首位登上《时代周刊》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家,李彦宏素有“AI先生”的美誉,去年,作为海归创业报国推动科技创新的优秀代表,李彦宏被授予“改革开放先锋”称号,有媒体评价他“用近20年时间将百度打造成中国乃至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成为助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实践者”。

对于李彦宏的候选,数字经济智库副院长、国家关系学院教授储殷就公开力挺。他说,中国工程院院士的评选范围本来就是应用科技领域,李彦宏够得上这个标准。也有人说,能把百度做成世界级的企业,李彦宏所花费的心力,一点不比搞学问的人少。“李彦宏把汉字的搜索技术发展到了空前的高度,他的贡献绝对够得上一个院士的头衔。”

4月30日,在中国工程院对外公布增选院士候选人后,“大汉丞相”等微信公众号推文公开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这篇题为《旗帜鲜明的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的文章,历数魏则西事件和百度搜索误导患者到不法医院求诊现象,直指百度是一家在商业利益面前道德低下的公司,因而李彦宏被提名候选院士,不符合《中国工程院章程》中明确要求的“品行端正”这一条件。

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南京一家新型科研机构负责人持有类似观点,她说,新科技服务于人类,这就需要每个互联网和新科技的从业者都有基本的操守和底线,不能见利忘义。

灾备技术国家工程工程实验室副主任、北京邮电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教授辛阳表示,虽然说企业行为不能完全等同于个人行为,但一个企业出了问题,这个企业的一把手肯定要承担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彦宏显然不适合当选院士。

不过,也有不同声音。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术界专家表示,评选院士不是评选道德模范,不应泛道德化。在他看来,针对科学家的道德标准,应该是科学界共同准守的一些行为规范,比如说涉及学术造假及科学伦理等方面的,必须旗帜鲜明地说不。

作为公认的技术控,李彦宏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就有目共睹,但为什么公众对这么一位“AI先生”候选院士有不同看法呢?这恰恰证明了,李彦宏与公众心目中的院士形象,尚有差距。

从此次增选院士候选名单上看,无论是百度的李彦宏、王海峰,还是阿里巴巴的王坚、比亚迪的王传福等,他们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大咖”。他们的候选,让公众看到了大力简除烦苛的国家决心,也必将极大激发民营企业的创新活力,让科研人员潜心向学、创新突破。

在中国,院士往往被当作国家的脊梁。院士这个头衔,不仅仅是顶级的学术荣誉,更是科学界的道德丰碑。因此,公众对于院士有更高的要求和期待,实属正常。反对李彦宏当选院士,绝对不等同于反对民营企业家当选院士,更不是对候选院士制度的否定。

从魏则西事件到竞价排名乱象,这些年,百度屡受诟病。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usemouseantics.com/,周琦当选周最佳李彦宏也公开检讨并呼吁加强人工智能伦理研究,但显然,李彦宏的努力,还没有达到公众的期待。

诚然,选院士不是选道德模范。但是,《中国工程院章程》明确规定,可被提名并当选院士的,除了要在工程科学技术方面作出重大的、创造性的成就和贡献,还必须“品行端正”。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实施办法》的解释,“品行端正”主要是指院士应具备优良的科学道德与学风以及良好的行为品德和端正的生活作风。

具体到李彦宏,增选院士时,个人道德水准是否应该和企业行为直接挂钩?企业家应该承担多大的道义责任?尚无明确规定。

因此,公众的争论有利于让我们进一步厘清界限,有关部门也可据此出台更详细的管理规则,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当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面对公众关切,有关部门似有解释回应的必要,李彦宏及百度方面,也应坦然面对质疑之声。经过层层推荐和选拔,每一位候选人几乎都“千锤百炼”,在增选院士时,公众也乐于看到一些新变化和新气象,但院士增选非小事,绝不能无视公众的感受和外界的观感。

《中国工程院院士科学道德守则》指出,院士在科学道德方面应该成为科技界的楷模,院士要接受社会监督,正确对待批评和投诉。“对于批评意见,要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虚心借鉴,必要时作出实事求是的答复。”虽然还没有最终被增选为院士,但在质疑面前,李彦宏及百度方面的所作所为,让公众拭目以待。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