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8月, 2020
评级营销恶果:劣币驱逐良币

评级营销恶果:劣币驱逐良币

当“营销”一词和评级机构联系在一起,其保持动作不变形的可能性就很渺茫了。

“当前评级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是技术而是营销能力,技术仅仅是粉饰门面的幌子而已。”一位专注评级方法研究的技术型人士(以下简称“技术型人士”)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直言不讳——营销怎么做?不外乎三样东西,级别、价格和关系。

“以技术为导向和以市场份额为导向的路径是不一样的。(致使原本)是缓解信息不对称、提供风险识别工具、提高资本市场效率的行业,已经演变成卖级别的行业了。”技术型人士表示,当“市场规模”成为衡量标准的时候,那么评级机构的行为逻辑就很明确了,就是拿牌照抢市场。最终的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并导致行业发展陷入“囚徒困境”。

“发债标准是AA级,很多发行人就会通过各种方式争取搞到AA评级。评级机构为了抢业务抢市场,必然会用级别作为手段,反正技术方法论作为核心商业机密,也不需要让市场知道。当评级成为一门卖级别的生意之后,评级报告也就是个‘遮羞布’,没人要看了。”据技术型人士介绍,而后,“规模”又成为承揽业务的宣传口径,既彰显行业地位,又能吸引到更多的客户。

另有评级机构的业务人员透露,很多评级公司声称某某业务做了“全国首单”的自我标榜,其实,这并不意味着技术强水平高,其中不乏通过降价、搞关系的方式拿到业务的情况。

扩大业务规模其实还有一条“捷径”,就是存量客户在评级公司之间的流动,业内称之为“高评级挖角”,即通过提高评级级别的方式,把客户从别家评级公司挖过来。

2020年1月,公号“不周山的视野”对全市场所有存续债券(不包括二级资本债)进行梳理,首先把每只有不同主体评级的债券筛出来,然后把各家评级公司最新评级的债券筛出来,两厢对比,最终得出评级公司间客户流动的统计结果。

经过筛选,债券市场两个不同评级公司对同一发行主体有不同评级的发行人有131个、涉及债券有311只。

若以评级公司间客户的流动用“流入”和“守成”两个维度来看,分布如下:大公国际流入17、守成36、净流入-19;东方金诚流入32、守成4、净流入28;联合信用流入14、守成11、净流入3;联合资信流入30、守成17、净流入13;上海新世纪流入12、守成28、劣币驱逐良币净流入-16;中诚信国际流入40、守成37、净流入3;中证鹏元流入18、守成15、净流入3。

而在这场角力当中,大公国际和上海新世纪客户流失最为严重,分别为19只和16只;中诚信国际、东方金诚以及联合资信收获颇丰,分别为40只、32只和30只。

“这一统计结果不一定百分百科学,但反映出的基本状态还是对的,也符合评级市场的现状。”上述技术型人士分析,大公国际客户流失最多,上海新世纪很长时间以来业务保守谨慎,或与最近公司治理不稳定有关。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东方金诚债券业务为1036只,中诚信国际债券业务为5632只。

“从流入比例来看,收获最大的当属东方金诚,流入比例为其总业务量的3.08%;中诚信国际虽然流入的绝对数高于东方金诚,但其占总业务量的比例仅为0.71%。”技术型人士补充道,统计评级列表发现,东方金诚AAA债券达15只。经统计,大公国际和中诚信国际的AA+客户流失到东方金诚的最多。而联合资信胜出主阵地在AA+,看看哪些评级公司的AA级客户转到了联合资信,即可一目了然。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初大公国际全面恢复评级业务。2020年3月和4月,大公国际对于房地产公司蓝光发展600466股吧)(600466.SH)和荣盛发展002146股吧)(002146.SZ)给出了AAA评级。彼时,正值国际评级机构对中国房地产行业给予负面展望,中国抗击疫情房地产销售接近冰冻之时。

记者梳理发现,蓝光发展的主体评级从AA提至AA+,再由AA+调至AAA,这两个决定性动作均由大公国际完成,这一过程完成用了两年零9个月的时间。2017年6月,中诚信国际给出蓝光发展AA评级;当年11月大公国际给出了AA+;之后历经中诚信证券、东方金诚,均维持了AA+级别,直到2020年3月11日。

2017年5月大公国际对于荣盛发展的评级为AA+,此后荣盛发展一直是大公国际的客户,2020年4月26日,大公国际上调荣盛发展的评级至AAA。

由此,引发了市场一些担忧的声音,甚至有人以《大公还是那个大公》为题发表文章。但记者搜索发现,该文业已消失。

“这似乎也已成了行业惯例,一旦有新公司进入,大多会‘放水’抢一波市场。”技术型人士解释,大公国际被监管暂停业务一年多,不仅声誉严重受损,市场份额也极大缩水,重返市场后有些巩固份额的举动并不奇怪。

评级营销的最大后果即“劣币驱逐良币”。2020年1月,专业人士对Wind数据做了分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usemouseantics.com/,杜锋被驱逐 15259只市场存续债券进行了级别统计,结果表明,评级市场“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已现。

在AAA级市场,中诚信国际一骑绝尘遥遥领先于其他评级机构,其AAA级业务3495只,业务占比也超总业务量的六成;在AA+评级市场,联合资信和上海新世纪客户规模不相上下,均在750只左右,从业务占比来看,上海新世纪优于联合资信10余个百分点;而AA是中证鹏元的大本营,AA业务占比达到78.3%,虽然中证鹏元与中诚信国际在数量上相同均为808家,但是两者业务占比悬殊,此外AA级也是东方金诚业务最大的一块,占比为41.8%。

而从前述所谓的“高评级挖角”结论来看,中诚信国际和上海新世纪均明显落了下风,除大公国际以外,上海新世纪净流出客户为16个;收获最大的东方金诚,流入量占其总业务量的3.08%,高出中诚信国际2.3个百分点。

“这意味着业界普遍认为业务较谨慎的中诚信国际和上海新世纪,已经面临着‘劣币驱逐良币’的可能。‘放水’的市场份额在不断扩大,不‘放水’或少‘放水’的领地不断被蚕食,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差的把好的赶出去了。”一位从事信评行业10多年的资深人士(以下简称“资深人士”)表示,有些机构虽然从“挖角”和业务占比分析当中均不甚突出,但在投资人评价方面却出现了口碑的坠落。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2019年7月发布的《2018年度信用评级机构评价》排名中发现,10家为保险资金投资提供服务的评级机构,大公国际垫底,联合资信为倒数第二名。

“‘不放水’的机构另外可选择的一条路就是‘同流合污’。道理显而易见,某些垃圾机构,‘放了水’也没得到什么恶果,反而扩大了市场。坚守底线‘不放水’,日子难过很可能活不下去,被迫也得放吧。”资深人士表示,当整个行业都没有人站在投资人角度去制定发展战略,没有人站在为市场创造价值的角度去承担使命,评级的功能价值就逐渐消失了,沦为“鸡肋”。

在此背景下,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也走上了另一个极端,由原来的“无用”“不用”,到后来组团队“自用”。

“此前刚性兑付之下没有很好的区分,对于评级,投资人的态度是用不用无所谓;刚兑取消想用的时候,发现评级机构也不能很好把控风险,出具的报告参考意义不大;随之自立门户,招募评级机构的员工到其内部的信评部门,做内评。”据技术型人士介绍,每家投资机构都自己在搞内评部门,有些大型投资机构的内评可以把评级公司的业务全部覆盖,至此,可以说投资人对外部评级机构没有了依赖性。

另据记者获悉,某些投资机构内评部门三四个人基本上可以覆盖市场上所有债券近4000只,目标客户1500只。与此同时,一家评级公司平均业务约1000多笔,员工大约300人。

评级营销大行其道,除追求规模以及其他外部因素之外,评级机构内部的公司治理问题亦是重要原因。

“历史原因所致,评级机构存在股权过于集中的问题,无论国有或个人(含管理层)控股,都没有形成完善的相互制衡的公司治理结构,导致经营层面软弱无力,业务独立性往往受到干预。”一家评级公司成立时的创始人之一分析,没有良好的企业愿景,股东和经营层没有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大股东的意愿直接关系到整个公司的经营行为,一味地以市场份额为导向,唯利是图,必将导致行业发展陷入“囚徒困境”。

理论上说,评级机构的股东应该是长期价值投资者,而不是短期的财务投资者。以国际三大评级巨头为例,其背后的股东都是以财务公司、投资公司、基金为主。

“由于股东层面需要平衡长短期利益关系,监管可以考虑让信评机构上市,除了提高透明度、规范公司治理,也能实现资本市场价值发现作用,让股东有进退出方式,以保障评级机构的长期稳定发展。”上述资深人士认为。

“有了好的公司治理和发展目标,必然会形成良好的声誉,声誉机制会令商业模式成为一种良性循环。”技术型人士强调,声誉才应该是评级的核心竞争力。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